Lora

一只咸鱼【。

醋意【Prime

#之前的【T O U】和【混球,把你的眼睛挪开】的坑已填完x继续开新坑xxx
#ooc ooc,幼儿园文笔注意.
#这是一个妻子发现丈夫去酒吧浪的故事【。

【Vinosity,body,and danger
#Prime
#注意!因愤怒而黑化的"污言秽语"擎!x
灯红酒绿

酒杯碰撞.

香体缠绕.

嬉笑.

缠绵.

用力地推开拽着银发男人手臂的裸露的女子,她密处那黏滑的液体沾满大腿内侧,胸部相垂正打算解开银发男子的裤链,噢姑娘,你是要给他来个精彩的乳交吗?猛地拽住对方的衣领,深色的长假发挠过脸颊有些发痒,而包臀的短裙卡着下面也紧得难受,脚跟被高跟鞋卡出一条红痕.
去他妈的.老子才不管.
对方猩红色的眼睛紧盯着自己,轻笑一声用力地吻上他的嘴唇,像只野兽般用力地撕咬着,啃咬着,把自己一团又一团的熊熊烈火全发泄进去,吻技在此时此刻仿佛已经非常娴熟,舌尖用力地顶开对方的牙关急不可耐地探进去,贪婪地扫过内腔的每一个部分,舌尖碰到对方的舌尖.好家伙,仿佛在回应我一般,捏着我的下巴向前探舌尖,仿佛想要获取我更多的津液.
尽管来吧你个花心的家伙.
侧头大力地加深这个吻,舌头微微向内侧滑过对方的舌根,膝盖用力地磨蹭他的胯部,舌头与他缠绕得不留一丝缝隙,啧啧的水声已经听多了,不再面红耳赤,另一只手伸进对方衬衫大开,裸露出来的肌肉上,结实又充满力量,冰凉的手抚上去,后面传来门"砰砰"的声音,他们终于离开了包间,现在只剩下我跟他了.
毫不留情地分开两张嘴唇,扯出一条银丝,用力地抹去后深深地看了对方一眼.
还想继续?
猛地站起身不顾对方已经精神起来的家伙,用力地超对方的脸上快准狠地砸出一拳,对方没有任何防备被打倒在地上,用力扯着他的衣袖撞在冰凉墙壁上,掐过他的下巴,冷笑了一下.

"你为什么要任由那个女人缠着你."

"你为什么要任由他爬到你身上."

"你为什么要来这里."

Ouch.

看起来被我打得真痛.
都流血了.

可是我很生气,非常生气呢.

"Prime."他突然笑了.
"混家伙.那婊子的阴道一开一合正期待你的大家伙进去呢,他那迷人的胸部正打算给你来个乳交."
愤怒已经充溢我的大脑.
"我他妈就是个男人我就是你的妻子却背着我任由别的女人跟你来一炮,我是不是应该说一句抱歉?"
脚用力地踩在对方精神到胀痛的性器上,用力地摩擦了好几下,挑衅地挑挑眉毛.
"来啊."
用力地扯开包臀的裙子露出穿着黑色蕾丝的三角内裤,侧头靠近对方的脖子,呼口气.伸出舌尖色情地舔弄了一下.
"你不是喜欢辣妞吗?嗯?你不是喜欢做吗?"
环住笑意越来越浓的男人的脖子,用力地咬住他的嘴唇,再轻轻地拉扯了一下,手顺着他的锁骨腹部,再到胯部,
"来上我啊."
"把我操哭."
"把你的精液深深地射进我的里面."
"然后看着你形容的‘我的骚穴流出你的液体’."
"你永远只能是我的."
他厚重的呼吸.
他结实的身材.
他那厚实的肩膀.
他磁性的声音.
他的眼睛.
他的鼻子.
他的嘴巴.
他的耳朵.
他的一切.
都只能由我看到,只能给我碰.
除了我,其他人没有任何资格.
去他妈的.

评论(5)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