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ra

一只咸鱼【。

True or unreal【番外

#早上起床迷迷糊糊写的…啊写得很烂抱歉各位

依然是一个冷到令人发指的天气,威震天坐在咖啡厅里以前固定跟他爱人坐的位置,出神地看着对面的座位,接着陷入深深的沉默,端起咖啡杯抿了一口.
站在一旁的声波默默地看着他们的老大,震荡波很识趣地没有像往常那样挽着他的手臂,而是站在前台那.而卡车头子那边的BEE则不敢再去看那边的座位,生怕他再想上次那样哭到睁不开眼睛.
威震天他把银发绕到耳后去,无名指上的零件戒指已经生锈,他从对方的座位再次移到自己的零件戒指上.
去世一年了,他依然如此.
"铃铃铃——"
门被推开,金色的小铃铛发出清脆的声响.
进来的是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子,一双暗绿色的眼睛盯着威震天的后背,接着在他对面的位置坐下.
威震天知道他是谁.
"滚出去.这是我爱人的位置."
他低吼着,眼睛依然没有离开过零件戒指.
"呵."男子冷笑一声,手臂随意地放在桌子上,看着眼前已经苍老了不少的人——可惜,还有那一双猩红的眼睛从未褪去过一丝威慑.
"我说滚出去."他的兄弟们已经准备就绪,就差一个命令.
"威震天,他早就不是你的爱人了."
他顿了顿.
"在他死后的那一天.他的一切已经不是你的了."
威震天抬起了头,跟这位暗绿色眼睛的主人对视.
"你不好奇他怎么死的吗?"
一场事故.
他没有说出口,他只想等待对方把答案说出来.
然而男人只是勾了勾嘴角,翘起二郎腿道.
"我们真可笑,或者真狗血,喜欢同一个人."
"而他却跟了你."
关节泛白.
"所以."
威震天感觉自己已经猜出来了.他准备好了掏出枪把这个人了解掉.——等等,或许还不是时机.
男人拉高了衣服,站起身,双手随意地插进口袋里,回了对方一个大大的微笑.
"我杀的."
"如果你杀了我,我的蓝发蓝眼小甜心就会恨你一辈子了."
在他走出咖啡厅,
一位蓝发蓝眼睛的男子正坐在对面的椅子上,他朝男子绽放一个微笑——普神.这简直跟他以前的爱人一摸一样.
或许他就是擎天柱.
但是少了些什么.
"真实…和存在."
威震天看着对方那空洞的眼神,在心底画了个句号.
但这也阻止不了他要把禁闭杀掉的念头.
他完全有能力杀掉他,只是——
还没到时机.
他没想到,他还有一天可以再像以前上战场那样吼出命令.
看来以后有的是机会.

评论(1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