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ra

一只咸鱼【。

True or unreal

#填完了之前【混球,把你的眼睛挪开】的坑x来干新坑.!
#MOP老夫老妻.
#措不及防.

【Ture.
谁都会想到我们两个家伙会在一起.
我们打架,我们从赛博坦打到蓝星,从美国打到香港,从公寓打到床上.
我还记得当我说这句话时,我激动得想在搓衣板上站起来.
如果要说我在蓝星见过最美的"女子",就是当我们挽着手走上婚宴的殿堂的时候,你那条纯白色带有粉红色花瓣的拖地婚纱,踩着深红色的高跟鞋,你那双澄清的蓝眼睛依然是那么坚定和果断,你那种眼神,原来不只只出现在你带领着你的兄弟上战场时那吼出不可违背的命令,还出现在你,愿意嫁给我的那天.
当我把那可笑但是灌满我真诚心意的零件戒指戴在你无名指上时,我知道你哭了.但是事后你却笑着捶我的心口问为什么我买了个八元包邮的戒指,我知道.即使银戒指金戒指镶着钻石的戒指摆在你面前,你也只要我给你那八元包邮的破戒指.
而在那天夜晚我们第一次交合,你环着我的脖子向我索求更多,你那甜腻的呻吟和极力控制情欲的面庞,我现在还记得一清二楚.嘿别急着跳起来打我,两个老家伙打到腰酸背痛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我们两个老混蛋终于在一起了,对吧.即使我的房间永远在你收拾完的当晚又再次乱成一团糟,即使你给我的拳头永远是真实的重得贯穿火种的,即使你有一半的时间是埋在书本里,即使你刚刚洗完的衣服一下子又被我弄得脏兮兮.
但是你从来没有放弃过我对吗,Prime?
————————
嗨,老家伙.我们已经有多少个早安吻啦?我们结婚已经30年了,按照碳基的年龄来算,我们已经算是【中老年人】了吧,但是我们还像对年轻情侣那样黏成一块糖,但是一点都不腻.
但是我们好像永远都嫌时间不够,早上我们就奔到自己兄弟们开的咖啡店喝咖啡,让他们瞪着眼睛看着我们这对老夫妻秀恩爱,中午牵着手去逛公园——我们之前好像是去图书馆的,或者去商店的,但是仿佛现在公园的宁静更适合我们,对吧?下午,我们就吃个午茶,然后就去游戏厅里疯玩一阵,我们的技术可不是盖的,还记得我们当初去游乐园的时候,我们到底拿了多少个娃娃,那个店主的眼睛到底瞪了我们多久和暗骂了些什么我都一清二楚.傻家伙你还在专心致志地吃着棉花糖当然不会理会到这些.那是我买给你的,情有可原,我清楚.
噢对了,我跟你说哦,击倒他每天都在你和我的咖啡上撒点【玫瑰香气】,还猥琐地趁你去厕所的时候问我某个生活如何.
很欠揍,对吧.但是现在他啊,已经跑去巴黎了,跟他的肌肉小护士度蜜月呢.
————————
早上好,老家伙,我看到大厅的钟坏掉了,它不可以运行了,他已经老了,当我把它取下来的时候,它那已经褪色的边,和缠绕着黑色花纹的指针让我又想起了我们交合后的第三天去买家具的时候,我们对这个钟一见钟情,而且加上店员说的质量保证,我们不管他有多贵都买下来了,我还跟你说"每当这个钟在12点整敲响,我们不管在做什么,我们都互吻一下,好吗?"你还一脸疑惑地问我为什么,我当时也只是笑笑,没有回答,但是你还是答应了.
我现在可以告诉你,每当我们在12点吻一次,这代表我们可以共同迎接明天.
谁让在12点,就是明天的一个开始呢.
所以,你还记得吗,新年到来的时候,窗外的烟花开得灿烂,刚好12点整清脆的钟声响起.
我们的双唇,是叠在一起的.
"新年快乐."
————————
噢今天我打扫完你的书柜,我浑身都痛,可能老了又加上之前懒,家务活儿都是你干导致的吧,我为什么从前就没发现你的书柜那么大呢,我终于知道图书管理员是如何炼成的了.
你总是把书叠得整整齐齐和分类得清清楚楚,这一类是诗歌,这一类是历史,这一类是散文等等,还很细心地给书柜蒙上一层纱,旁边放着个鸡毛掸子每天都扫一遍.
我从来不是个喜欢看书的人,但是我却喜欢给你买书,送书给你.声波是个好家伙,他一本正经地帮我出主意并订购了包装最好内容最完整的书回来,我当时给他打上个蓝色的蝴蝶结,你当然记得,对吗?
我看到那本书了,只不过不是放在书柜里,而是放在你的床头柜上,而且看起来已经被翻开很多次了.
————————
今天我听到一个小女孩说,天堂是一个很美的地方,那里的人穿着圣洁的白衣服,都带着巨大的翅膀,都生活得安详快乐.
我曾经对你说过,你笑起来像个调皮的天使,你的笑容就是让我沦陷的东西.
我知道你有翅膀,还很大,把我包围着.
我不是胡说,亲爱的.我看到你的素描本上画着呢.
【But.
【Unreal,too
所以你什么时候肯回来.
所以你什么时候回来做我的天使?
当雨水冲刷土地,当已经走不动的钟被扔进杂物房,当你.
————————
当擎天柱的火种熄灭的那一刻.
当擎天柱抬起他还带着血的嘴角,勾起一丝嘲讽的笑的时候.
他说了一句话.
"终于可以摆脱你了,老混蛋."
"但是我爱你爱到无法自拔啊."
"我是不是你的天使?Mega?"
是.
当然是.
你一直都是.
————————
"Time has passed so long."
"My love for you has never changed."
在威震天的妻子,擎天柱逝去的第365天,他在泛黄的日记本上记下了这一句话.
当窗外的烟花像以往那样在天空尽情地绽放的时候.
他趴在阳台,轻轻地.
"你看到了吗,老家伙."
"烟花在绽放."
"新年快乐."
再也没有双唇交叠.
而钟声,也不再会响起了.

评论(4)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