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ra

一只咸鱼【。

把你的眼睛挪开,混球.【3】

被拽的擎天柱有点懵,就这样拽到了公寓,毕竟图书馆离他们的公寓不远.不过他生气的缘由是因为对方推倒了五个大书柜而没有像往常那样把他们收拾上几个小时.
"放开我你个混球,你知道你干了些什么吗?"他强忍着一丝怒气把拽着手臂的手甩开.
"哈,等着你个情感白痴被一个素不相识的小姑娘上?你还真是可以."威震天抱臂看着眼前这个比他还生气的人.
"什么?你说些什么我真的听不懂,不过我倒是想问你你推倒的书柜你该怎么解决?你该怎么收拾?算了你下次不要来找我了人家管理员是很忙的,算我求你了大兄弟!"擎天柱完全偏离了对方的意思,他一心只有对方推倒的五个大书柜和他不负责任的行为,他开始担忧下次会不会又被管理员拦住不让进去.他理都不理对方就移到一边快步离开时,被一把拽住了肩膀并揪着衣服硬生生地扯过来.
"放开…!你脑子是被…"银发男人一点都不温柔地掰过对方的脸,朝着对方刚刚还在喋喋不休地骂他的嘴唇咬去,另一只手抚着蓝发男人的脖子,再向下掐紧.
嘴唇的触感意料之中的好,粗暴地撕咬来发泄内心深处的欲望和愤怒.疯狂又大力地吮吸对方的下嘴唇,舌头迫不及待地探了进去,卷起对方有些呆滞的舌头跟他纠缠在一起,对方因为不会换气,脸被憋出一片粉红,蓝发男人想要推开对方,但是对方微微侧头按住他的后脑勺,舌头更加灵活地在内腔侵占,接着慢慢退出来,难得温柔地舔舐了对方的嘴唇,摹绘形状后狠狠地咬下,血腥味在两人的口腔内蔓延,分开扯出的银丝显得格外暧昧和一丝隐藏不了的羞耻.
擎天柱的嘴唇被吻得格外红肿,愣了一两秒钟后猛地挥起拳头想要在对方的脸上砸去,眼底的熊熊怒火在燃烧,他确实也这样做了,厚实的拳头用力地砸在对方的肩膀上,唇齿间扯出一丝低吼:"你他渣的干了些什么!"
威震天迷恋刚才接吻的触感,他的肩膀一点都不痛,反而笑了起来.看着喜欢已久的,同居已久的人,轻轻拽住对方的手腕.
"滚."擎天柱他无法克制住内心的怒火,他很想胖揍对方一顿,但是他的大脑不停地回放刚刚被强吻了的情景,他竟然不觉得恶心,反而还有一丝期待.噢普神,我一定是傻了,傻了.他这样想道.他现在唯一想做的是快点把这个家伙怼出去,越快越好.
——以及刚刚被吻的那丝无力.
"天知道我有多想把你扣得整整齐齐的口子给扯掉."
他察觉到对方的有气无力,一把把他横抱起来,在对方想要炸毛的时候低头朝他修长的脖子一路舔过去,他感受到怀中的人儿那剧烈的一颤.
"干你,宝贝儿."

评论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