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ra

一只咸鱼【。

Running

#我爱跑步跑步使我健康【。
#擎天柱与倾天柱共存?玩玩这个梗恐怕ooc…quq
#擎天柱与威震天真·兄弟向注意!大黄蜂是弟弟,威震天是哥哥,大黄蜂在极度叛逆期.微路蜂.校园AU!
#谢谢你的观看和支持!老话,我哪里写得不好做得不好请告诉我,我一定改!万分感谢!

每当下午5点20分的时候,擎天柱总会去小区跑步.
他喜欢那个时候的风,而且小区那里很少人,更重要的是,他可以用这一个小时的时间,什么都不想,家庭,他该死的兄弟,还有他恐怖的迷妹.
他只享受音乐.
在那一个小时,他是完全自由的.




“Prime,你的迷妹想要跟你来一炮很久了你不知道吗?”
“我真希望哪天可以买强力胶带来封住你的嘴.”擎天柱对这个哥哥讨厌至极,但是为了家庭他不可以有一丝一毫的不听话和不礼貌,但是他的哥哥和弟弟可以.
威震天和大黄蜂.
“Prime,我求求你了,做这个家里最听话的孩子吧.”
擎天柱看着哭得泣不成声的母亲,他什么都不想说,也说不出来.即使他真的很想,很想拒绝.
但是他依然拉着母亲的手,放在脸颊旁.
这就是给她母亲最大的肯定.
他自愿折断自己的翅膀和蒙上最真实的人格.
他自愿,也找不到突破点.




大黄蜂他很听擎天柱的话,如果没有那个叫路障的青年出现的话,他可以很乖,非常乖.
“Prime,我喜欢上了一个男人.”当那一天,吃饱饭的时候,在大黄蜂准备第2次跳出窗外前对他的大哥说.
“他在外面等我.”他看到这个十六岁的少年湛蓝色的眼镜里闪着快乐又羞涩的星星.
“我追逐我的爱情,我无罪,对吗大哥?”他继续道,擎天柱已经听得出他稍微带这些焦虑的语气.
少年忽然发出一声愉悦的笑声,跳出窗外.
接着陷入漫长的沉默.
擎天柱才缓缓地站起身来,小声地说了一句.
“当然无罪.…我希望如此.”
他们的母亲厌恶一切同性恋.




从威震天嘲讽他是个伪君子的时候,他就开始讨厌这个哥哥了.
他就是在夜店之宝,小混混之王,难听点就是在乱玩泥巴找到同伴.
然后跟着一群玩泥巴的混球去征服另一群玩泥巴的小炉渣们.
擎天柱是这样想的.
“Prime,我的弟弟,我告诉你我昨天做的事可刺激了.”威震天拉过擎天柱的肩膀,把他紧紧地搂在怀里,亲昵地去揉捏他的脸,在擎天柱准备推开他的时候捏起他的下巴用力地吻上去.
这不能说是一个吻,宛如野兽般地撕咬,渴望那甘甜的血液.
擎天柱不给任何回应.
最终威震天还是无趣地放开了他,捏着他的嘴唇道:“你有个好嘴巴,但是你太无聊了,就像一台机器.接受母亲给的指令去做她想让你做的.”
这一句话,是说中他的心了.
接着他用力地砸他一拳.
“家规第36条,禁止亲昵过度的举动.”擎天柱也顺着他的意思,机械又不带感情地回嘴.
为了让这该死的家规入脑,他的身上挨了多少鞭子.
“请你下次记住,不要再犯.”
擎天柱他知道,待他离开,后面肯定会爆发出一阵大笑.
“Prime?你真他渣有趣,我咋以前就没发现呢.”




擎天柱很不高兴有人打断他跑步,他万分不高兴是因为这个打断他的人是威震天.
“有什么事吗?”依然是不带一丝感情,他为了顺着母亲的意思,跟一个女孩交往,但是这个女孩觉得他实在是无趣到爆,早就跟他分手了.
只是他不告诉母亲罢了.
“你今天晚上有什么安排吗?”威震天意外的没有嘲讽他或者打击他,只是靠在墙边看着他,平静地问了一句.
“噢我差点忘了你要做个乖宝宝呢.”
擎天柱不想回答,他疑惑又警惕地瞪着这个青年.
“一起走呗.”他咧开嘴笑了.
“离开这儿.”
听起来像蠢极了的邪恶计划.



父亲的死亡和母亲的出轨让整个家乌烟罩气,母亲不感到半点悲伤,他很快带来了他新的情人,还公然在家里的沙发上做/爱.
“亲爱的,如果不是你们那么早回来,这怪得了我吗?”她每次都这样对她的孩子们说.
但是她牢守家规,她也没多少耐心去教育孩子.
但是她看得出,擎天柱是个值得信任和疼爱的孩子.
另一种意义的“疼爱”.
把他的翅膀硬生生地扯断.
就差他脆弱漂亮的咽喉等着割断了.




当漂亮的白烟飘散在空中,擎天柱不禁舒服地仰起了头,他看着与他眼睛颜色一样的天空.
“Prime.我讨厌死你了.”威震天叼着烟说道.
这个时候,擎天柱该说些什么呢?又是家规和一层不变,所谓的礼貌语气?还是沉默,无限的沉默?
妈的真累.
“我也讨厌死你个跟我从同一个娘胎里出来的炉渣了.”擎天柱罕见地笑了.
他吐出口里的烟,扯过威震天的衣领,在他的嘴唇上蜻蜓点水地给了个“吻”后,抬起脚用力地踹开他.
“滚回你的夜店去吧,我只想好好地跑个步.”
擎天柱他才发现.他所谓最讨厌的人,他的兄弟.却成了他内心深处最向往的生活方式.




你只享受这毫无压力的一个小时.
为什么不把他慢慢地扩大.
你真的只是为了“跑”而“跑”吗.
威震天笑着踢开了脚边的垃圾罐子,笑着向擎天柱反方向的地方走去.
随便吧,他最后一定会跟过来的.

评论(9)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