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ra

一只咸鱼【。

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挡得了这个大帝

#威总x擎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干上瘾
#校园AU/拟人
#ooc ooc ooc+幼儿园文笔
#短小x
#愿各位食用愉快.

“我从来不排斥一双——红色的眼睛.”
“他们漂亮极了不是吗?”

擎天柱…噢应该叫倾天柱才对.他的校服衣领永远都不会好好地扣上,天气热得要死他可不想受罪,而脖子上一串漂亮的草莓总是那么刺眼.
这是谁干的呢.
“那个桶.”异口同声.

————————————

倾天柱总是不愿意好好地上课,原因是他对这种强制性的教育感到绝望,他可不想那么死板,于是他每天上完相应的课就翻过学校的围墙,他知道他的情人威震天已经带着他的摩托车到了,所以每次他都稳稳地落在摩托车的后座那,环紧情人结实的腰,让后面那些叫骂的门卫吃了一大口尾气.

“宝贝,今天你又让班主任生气了?”威震天总是对他来那么一句.
“老天,能不能不要在那么激动人心的时候提起那位凶神恶煞的婆娘.”他不满对方明明好好地缠吻他的脖子忽然停下来问这些不相关的问题.
他攀上对方的肩膀,凑近他的耳朵,轻咬住低声道:“你想要我还是那个婆娘.我可不想浪费时间.”
答案明了.
接着就是甜腻又疯狂的侵占,混合着高昂而诱惑的呻吟.

这一点都不影响倾天柱的成绩.
稳稳当当.

————————————
不管怎么样,你一万次逃学总有一次被抓住.
但是这两位红色眼睛的家伙一点都不怕.
即使现在是在全校人的面前,站在操场上.
“你们看到了吗?这位同学脖子上的那串吻痕.”
“他成绩很好但是这成他逃学的理由吗?”班主任拿着麦克风那声音尖锐难听,她等这一刻很久了,没抓到机会痛骂他——现在总算是有了.
“更可笑的是,你的对象还是个男人.”
“你作为一个gay,你不会感到羞耻——”
啪.
响亮的一个巴掌切断了刚刚还在躁动的人群.现在安静得像坨屎.接着就是倾天柱抢过话筒.
清咳了两声.

“我早就对这种强制性的教育死心了.”
“这不影响我的成绩什么都好说.”
接着他轻笑了一声.
“Gay?我追求我的爱情有什么错.”
“歧视或看不过去的人,特别是你.”扯过还在发愣的班主任,在她耳边狠道.
“滚回你妈的子宫去吧.”
“死婆娘.”
————————————
没有什么可以阻止到这个大帝的所作所为.
但也没有任何错误.
他只想要威震天那厚实的拥抱而已.
和他整个人.

评论(18)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