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ra

一只咸鱼【。

MOP/Selfish【接真人电影5】

甜…!!棒啊!!

展家乱乱:

回坑文……二刷了变5后愈发喜欢这对qwq,就码了个两人悄咪咪变成碳基的模样谈恋爱【不是】的东西


不甘心买个床在台词少得可怜细分也少得可怜的情况下还被媳妇一脚踹出去,就强行让他们睡一张床了orz【床总快夸我!←别理】


本来只想写个傻白甜可是写着写着发现这对错综复杂八辈子也理不清的感情根本没法单纯地卿卿我我我我卿卿,于是就……似乎又混进去一点点虐心OTL


感觉变5里柱子的性格有点迷,所以我写得也迷了一点【住口这不是OOC的理由】但是中二的柱子我也好喜欢啊【捂脸倒地】


渣文笔,轻拍


----------------------------


 他醒来的时候,一缕纤细的晨光正好滑进了他的眼睛。明明那么微弱的光芒却能刺得瞳孔产生一阵流泪似的不适。他连忙撇开头,心里不知道第几次腹诽着碳基们凭借这么脆弱的身体是怎么跟一波一波毁灭世界的灾难相抗衡的。


  晨光顺着躲避者的皮肤渗进了床上另一个人银发间,如一道安静的痕迹不卑不亢地悄悄隐匿去末尾的踪迹。他微微地笑了笑,伸手扳过背对着自己的男人。纤弱的光在这个时候再度冒了出来,温顺地勾勒着银发男人俊挺的脸部轮廓。


  他撑起还有点发软的身体,俯身注视着还在熟睡的同伴。银发男人睡得似乎很沉,被他扳过来也没什么醒来的迹象。于是他一点一点地、小心翼翼地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心里有种莫名的欢快在暗暗流动。当他差一点就要吻上对方时,却被捏住了下巴。


  “别闹,Prime.”


  恶作剧的快意消失。蓝发青年丧气地倒在男人身上。


  “你起这么早就是为了用这一头毛给我挠痒?”Megatron胡乱捋了捋胸前这个家伙的头发,试图把它们揉成鸡窝状。


  Optimus躲开他的魔掌,捂着脸从他身上翻下来躺回原位。普神在上,他自己都不愿意承认刚刚居然想偷吻这个脑回路缺根线的家伙。


  Megatron瞧着他不愿说话的样子,有点明白了什么,嗤笑了一声。伸手把人揽过来:“昨晚睡得那么晚精神还这么好。”


  Optimus把手从脸上拿下来,认真地对他说:“因为今天是工作日。”


  “哈,别告诉我是你的内置闹钟把你叫醒的。”Megatron捏了捏他的脸,“那么我放你一天假,今天你的任务就是陪我……嗷!Prime!”他狼狈地横向旋转着滚到了一边去。“你跟谁学的!”


  “Kade.”领袖依然一脸认真,挠痒的手还没收回来,“他说当他女儿还小的时候他有时会这样惩罚她的淘气。”


  “……”Megatron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很微妙。“我以为按你平常的作风会直接揍我的鼻子。”


  Optimus往他那边挪了挪,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地勾勒着恋人右脸边妖异的血色。这个温柔亲昵的动作多少舒缓了一点男人心中的不平衡。“有这个就够丑了,”蓝发青年难为情地说,“如果你顶着一个塌鼻子会更……”余下的话音被对方粗暴的唇堵住。遭受double kill的某人现在只想让他的Prime闭嘴!闭嘴!他这是被远古的老骑士打傻了还是跟碳基学坏了!


  “嗯嗯。”Optimus有点喘不过气了,他在试图推开这个趁机吃豆腐的家伙无果后只好选择回到他们之间最常见的画风。还好Megatron凭借一个老战士的经验眼疾手快地按住了恋人的腿,毕竟被Prime一脚踹飞那段经历他可不想再重温——这太丢人了。


  “你也被昆塔莎打过吗?”年轻的领袖饶有兴趣地问,“你是什么时候见的她?”


   Megatron低下头,无言地把手拿开。他的长发像帘子一样垂下来遮挡住了脸上的复杂。Optimus无声地叹了口气,慢慢坐起来扶住他的肩膀。嬉闹总归不是他们之间的主菜,这一点他们都清楚。


  “比你早。”银发男人抬起脸,仿佛没看到面前人凝起来的眉头一样,讥讽地笑了笑。“可惜她打你打得不够重。”


  Optimus捧住他的脸,修长的手指用力贴住那块疤痕一样的血红:“Mega,你还记得在她……碰到你之前,你对她说过什么吗?”


  “那不重要。”Megatron扬起头,神色有些傲慢。


  “她的守护骑士们告诉我她是个骗子,你不应该相信她Mega.”


 “你的说教还是一如既往地烦人。”男人厌烦地夹住青年的脸颊,蛮横地拉近自己一点。“很抱歉我的判断总和你相反!我知道你还想再问什么但我不想回答!所以现在也请你先闭嘴吧。”


  “……”


  “如果一定要说话就说点我喜欢听的!”


  微凉的手从脸侧滑下来,无力地搭在了肩膀上。Megatron瞪着沉默不语的青年,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有点冒火地皱眉道:


“你来地球是为了找昆塔莎?”


“你知道昆塔莎在地球?”


 “……”


Optimus无言地环住恋人的脖子,额头默默地抵在对方结实的肩上。他早就明白这一刻迟早会来,他知道Megatron也明白。


但是坏脾气的某首领并没有像以往一样展示他被欺骗——他或许会认为这是欺骗吧,Optimus想——的暴虐,而是静静地抱住不安的领袖,让他以一个舒服点的姿势侧靠在自己怀里。“这是你找我的目的?”语气平静得像是在问昨晚睡得好不好。


“Megatron……”


银发男人抿了抿唇,低头在怀里的人额上印了一吻。“这么卑鄙可不像Prime的作风。”


  Optimus隐忍地闭了闭眼。卑鄙这个词落在心里像一颗石子投进平静的湖泊,荡起一层又一层的涟漪,无休无止。他可以光明正大地对身边的男人展开义正辞严苦口婆心blabla的说教,毕竟无论是对于塞博坦还是地球,昆塔莎都是个神秘而可怕的威胁。他知道Bumblebee那一炮肯定无法完全摧毁她,也相信Megatron肯定还跟她保持着联系。为了隐藏踪迹,也为了不生出事端,他带着手下回到地球后选择如此低调的方式单独约见老对手,他告诉不放心的战友们无需为他担心,因为他知道Megatron不会选择此时进攻。


  他知道Megatron会和他一样独自前来赴约。


  可是当那两条结实的手臂熟稔地抱住自己的时候,他忘记了此行的一切目的。他被压倒在床上,感受着耳边炽烈的吐息,一瞬间不懂得反抗为何物。“Prime.”男人一边亲着他的脸一边念着这个念了百万年的称呼,垂下的银发像丝网,紧密地束缚着他的理智,让被压制的怀恋倾泻而出。他抚摸着恋人的脸,手指有点自己都难以察觉的颤抖。他主动吻住了Megatron,并任对方解开了自己的衣服。Optimus可以发誓彼时他脑子里才没有什么去他渣的昆塔莎,也没有什么该死的欺骗。他一遍遍地亲吻着银发的伴侣,每一吻都急切而郑重。


Mega,我好想你啊,Mega.


“……Prime……”


“……Prime?喂!Prime!”


Optimus一下子惊醒:“啊?”


  Megatron张了张嘴,Optimus脸上的表情蠢得让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没有生气。”尴尬地互瞪了一会儿后还是Megatron先开了口,“我不会天真到以为和我打了几百万年的老对手突然以碳基形态约我见面就是为了让我干他,毕竟那天可是工作日。不过考虑到这不会是个愉快的话题,我当时并不准备直接跟你讨论。”


“……”然后就选择了二话不说直接扑倒?


“令我惊讶的是你居然没有反抗。那时我想,好吧,也许你忘了那天是工作日。”


“……”因为我也不想一见面就吵架……


“可你现在又提出来。Prime,这让我怀疑难道Kade那个死碳基还教坏你在必要时出卖肉体来换取情报了?”


“……”呵,呵。


“嗷!Prime你干嘛咬我!”


青年松开口,带着报复的快意欣赏着对方锁骨上被自己啃出来的红印。“再敢胡说八道我就给你咬个对称的。


”……看来Prime是真的被碳基教坏了。Megatron深吸了一口气,对着窗户翻了个白眼:“好吧,我听听你怎么否认。


”Optimus掰过他的脸,“我没想骗你。”湛蓝的眼睛认真得有些固执,“可我也不想一见面就争吵。Mega,这样的机会对我们而言很少。”


Megatron无声地握住他的手,搁在唇边。


“我不介意告诉你,我希望昆塔莎能当一个联合我们的纽带。”他缓缓扣住了亲爱的Prime漂亮的手指,声音低沉却坚定。“当她告诉我她成功拉拢来了你的时候,我想,这下好了,我们终于不用见面就打了。”


Optimus捕捉到了猩红瞳仁里一闪而逝的期待,突然很难过。


“可你复原得太早了。”


“因为那不是真的我。”蓝发领袖再度用指尖轻碰了碰恋人脸上狰狞的血红。就像现在的你也不完全是真正的你一样。他在心底默默地说。


昆塔莎会是我们之间的纽带——当你放弃听从她的时候


。Optimus凭那块血红就可以确认,Megatron一开始是并不愿意听从于昆塔莎的。但无论是自己还是Mega,都无法抗拒昆塔莎提出的未来——重建塞博坦,回家。这是每一个流落在宇宙中的TF都难以抗拒的。所以才会让这个神秘的骗子有可乘之机。十二骑士背叛她不是没有理由的,他现在还无法得知,但总会去寻找。


也许答案就在和自己一样抗拒过的Megatron身上。


可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能让Megatron复原的办法——这家伙可没有一个和Bumblebee一样忠心的老朋友。


“我不管。”Megatron粗暴地回应道,“无论你变成什么鬼样子都是那个Optimus Prime!


”Optimus噗嗤一声笑了出来:Megatron刚刚的样子有点像在耍赖。“时间不早了。”他拍了拍恋人的脸。


  Megatron默契地抱起他,走进隔壁的浴室。


“Megatron,”蓝发青年出神地望着浴缸边哗哗流下的水,“我觉得我这样很自私。”


  男人抓起他的手臂搭在自己肩上,俯身亲吻着对方湿漉漉的颈肩。


“我的战友们听从我的指令在地球上搜索昆塔莎的踪迹,而我——我——一无所获,即便我有这么好的机会。”


  Megatron抓起他的手贴在自己胸口上,准确地说是靠近左胸的位置。“你的机会还没溜走。”


  Optimus慢慢地转过脸与他对视,过了一会儿才低头看向自己的手。他的手贴在眼前这具身体心脏的位置,或者说,火种舱的位置。


“你杀死我很多次了,Prime.”Megatron亲了亲他的耳朵,“不差这一次。反正我总会回来的。”


“不,不。”青年的手突然像触电一样缩回去,Megatron敏感地捕捉到了湛蓝双眸中飘过的哀伤神色。“算了。”


狂派首领得意洋洋地笑了起来,谁说伟大的Optimus Prime一直都是大公无私的?不过即便是自己,也不会把他这点小小的私心说出去的。


这是比昆塔莎还要强劲的纽带。

评论(1)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