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ra

一只咸鱼【。

“非我不可,对吧.”

#拟人.
#Megatron×黑化擎【咳第一次挑战擎帝.
#酒吧背景.
#如果哪里写得不好请大家指出来!谢谢你们的观看和喜欢我会继续加油的!

——“你的样子很像我已经去世的深爱之人.”
        一声轻笑.
       “好俗的搭讪方式.”

苍白色.
他已经保持这种肤色多久了.
威震天猛地拽下衣服的一角,深深浅浅的伤痕和一些早已淡得快要消失的因为啃咬而留下的痕迹看得他眼灼.深夜,他依然徘徊在寂静得骇人的街道上,黯淡的黄灯打着疲累的节奏,一闪一闪的黄灯随着枯燥的“啪”一声消逝不见.
接着陷入一片黑暗.
他早已习惯这些.




黑色的头发,几乎与他一模一样的脸部轮廓,甚至是五官.只是那双眼睛是与他一样的猩红色.
几乎与他一模一样.
猩红色.
感受到盯着自己的那双眼睛,只不过不是像以往那些人一样,他是一只猎物,只是不知道他隐藏的危险性到底有多大,有多恐怖罢了.
伸出尖利的爪子一点一点撕开对他身体垂涎三尺的皮肉,先感受他因巨大的恐惧而瞪大的眼睛,再感受他的呼吸渐渐地消失,最后是一片让人头皮发麻的冰冷.




只是对于他来说,美妙至极.
不过这双与他同样瞳色的眼睛,只是单纯在观察他.
只是对他存在一定的好奇心.
只是他还不认识他罢了.





“先生,你一个人吗?”端着酒杯挂着友好的微笑,惰懒地半眯着眼睛看着威震天,深处正一点一点浸渗出残忍的念头.
“红色不适合你.”威震天把衣服拉高了点,修长的腿随意地搭在凳子上,没有再睁眼瞧他,只是微微摇了摇头,朝对方扯出一个笑容.
“你长得真像一个人.”
“可惜他死了.”

噢.
忍不住轻笑一声,依然没有半点要靠近他的意思,轻轻抿了一口酒.
“好一个痴情汉,你没有找过别的人来泄欲?”饶有兴趣地挑了挑眉毛,酒吧的灯光很微弱也很柔和,暖黄色的灯轻柔地打在那苍白色的皮肤上,也留下了一层阴影.
“非他不可.”
“你不可以因为一个人而荒废你的年华.”
“非他不可.”
“尝试点新事物总是好的.”
“非他不可,我也不需要.”
忍不住强调这个仿佛要挑事的人,虽然与他长得一摸一样,但也天差地别.不愿意跟他再有过多的交流,平静地晃了晃手中的酒杯,深红色的酒随着摇晃而发出轻微的声音,出神地看着这红色的液体攀着边缘再慢慢地滑下来,因为撞击又卷成一团坠进去,再缓慢地顺着刚才的路线滑回去.
很慢.
非常慢.

“当红色跟蓝色交融在一起.他们的交合美到让你睁不开眼睛.”
打破沉默,但也不急.
“某一天他忽然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恐慌,不安,悔恨,悲伤.”

把酒杯放回原来的位置,突然灯“啪”地一声全熄了,沉重的黑暗包围着两人.
而酒吧里也就只有两个人.

威震天现在才感到诧异.


“他不是消失了.”
“也不是死了.”
靠得不可以再近了,威震天的耳朵被对方喷出的热气扑的身体升温,脑子一团乱糊,只是那一字一句清晰得足以敲醒他的大脑.

“他那漂亮的蓝色被各种不甘与仇恨吞噬,只有红色才是最后的赢者.”

“但那片晶莹的蓝色也会被他自己所迷恋之物唤醒.”

“去触碰.”

威震天感觉到他身体忽然退开,紧张和难以言喻,呼之欲出的惊讶,疑惑还有最深处的期待在叫嚣,他用力地刷住对方的手腕,引来一声轻笑.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紧张地吐出这句话,如果错了的话.


千钧一发.


“很荣幸.”
“你可以叫我——擎天柱.”
依然一声轻笑.
被卷入一个炽热的吻,不过他早已习惯了.
仿佛冰冷的血液得到重温.




“非我不可,对吧.”

评论(33)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