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ra

一只咸鱼【。

棒呆

詭言:

[starscream.]
[擬人.]


[Megatron?呵.]
只見人臉上不屑神色再不似平常般掩藏.嘴角扯出一絲零度的笑.停留一瞬又旋即消失不再.蒼白指尖于扶手上輕叩作思索狀.眸中玫紅似是濃了幾分.
[一介武夫罷了.]
語音未落面前人已站起.傾身似惡作劇一般向妳耳旁吹了口氣.得意欣賞妳失措模樣.食指抵于唇畔像是教人噤聲.忽而用舌尖舔舐幾下仿佛進餐的前奏.
[且看著吧.]
那人轉身步入房間.鞋跟噠噠聲似是誘惑般漸遠卻未消失.不知從何處取出一隻高腳杯.其中液體說不清為何物只是幽幽散發出妖冶紫光.
他看著它.
有如望著畢生夙願.
一飲而盡.
瞳孔中艷麗的紅被紫色風捲殘雲般掃淨.一恍惚妳竟以為他漂亮的面孔上添了妳從未見過的悽厲.待定睛細看時那可怖神情卻又瞬間隱沒.
最後他臉上有的只是因你一個外人還在而努力壓抑的狂喜.
等他再度啟唇.嗓音猶如魔鬼蠱惑人心的低吟淺唱直直灌入耳中——即便你站的那麼遠.
[When I'm in power.]
[待我掌權之日.]
一字一句如繩索縛人手腳扼人咽喉.
[The star shall scream.]
[星辰將為之咆哮.]


第一次用lof發東西 內心很忐忑...。嗚嗚嗚嗚嗚我寫不出小紅萬分之一的好看😭😭😭
其實就是變相嗑藥的故事啦(喂!)英文是為了帥一點(??閉嘴你文裡面有帥這種東西嗎??)瞎掰的 歡迎捉蟲
私心mss的tag(x

贺我共存300粉!

@击倒我要刮你漆!

她就是天使!她就是小可爱!她就是太太!
我最棒的同好!!!

【EA/现代】Golden

#大家好!这里是OL!/【越爱的cp越是写不好emm】之前写过一篇EA,题目为【老师教过我】,链接在评论区!_(:D)∠)_
#窥视各位太太好久了就是不敢写emm,如果我哪里写得不好或者有错误请大家指出来/我会好好改的!w万分感谢!!
#愿食用愉快w

※原创长角梗※_(:D)∠)_
在每个人在成年[即18岁,他们会开18岁庆典]的时候会长出一对肉角,到最后会慢慢地生出外壳保护.角是他们每个人的支撑生命的东西.没了他就等于没了整条命.[ps:一个角半条命,剪了一个角少了半条命,剪了一对就直接升天了x]可以剪的角是发育完整的角,当然这很坚固毕竟是半条命.所以[剪角利器]都被特殊部门/政府持有,是一把剪子.一般用于被判了死刑的人.

如果发育过早有80%会有轻微暴力倾向,某一种意义上的暴力.随机性地.

发育过晚的微乎其微,对于这一类人是珍宝.一旦发现就会被抓起来困在黑屋里研究.只为了找出伊甸碎片.

☆关于发情期
正常发育的[即18岁]每个月会发情一次,[从18岁开始]有固定的时间.有专门的抑制药.
发育过早的人也很普遍,他们的发情期也是每个月一次.[从18岁开始]有固定的时间.也有专门的抑制药,可以和正常发育的抑制药混用.
发育过晚的人没有专门的抑制药购买,他们都被困在黑屋里,只有实验室有他们专门的抑制药.他们发情期每个月也是一次,[从开始长出肉角开始]没有固定的时间,所以可能一个月之中还没开始发情的就会有种感觉[或许今天自己会发情.]

☆关于伊甸碎片
这种玩意儿会藏在角里,而且持有者是晚发育中的某一位.所以持有者的眼睛和角是金色的.平常[非发情日]的时候持有者可以用其他颜色代替金色,不被他人发现.但是到了发情日的时候,眼睛和角比原本的金色更加灿烂,甚至是皮肤上都出现金色的斑点.如果在第一次发情时不及时进行交配,金色的斑点会布满全身,[持有者可以感觉到他布满到身体的百分之几,还剩下多少]持有者就会死亡.

PS:这玩意很多人拼了命都想要,因为这东西可以随着对方年龄的增长,体格的提升,越多锻炼的人越是可以提高碎片的能量和力量.甚至可以通过这个东西征服越来越大的区域.但是非持有者都不知道这东西分布在持有者的哪里,只有持有者能感受到碎片的位置.

※Ezio是早发育者.Altair是晚发育者.
※同居




“帮帮我.”这是Altair在他倒下前,撞进Ezio家说的最后一句话.

|
Altair在他意料之外,没有准时地在18岁的时候长出肉角.
没有准时,那就是也没有提前,所以等待他的命运就是要被拖进黑屋里,进行永无休止的研究和折磨.
在他被这些穿着白大褂的人掐住手臂,准备在他脖子后打入麻醉针的时候,摁动了脚底的机关,弹出刀片在打针的人员的小腿上猛地一割,在他们混乱之中冲出人群,手臂还被针头挂出了一道口子,混着渐渐渗出的鲜血,仓促地戴上兜帽跳到一个巷子里.实验室人员误打误撞地碰到他,并飞快地抽出刀子想朝对方的腹部扎去,对方迅速躲开只划破了衣服,背部被划出了一道较长的口子,火辣辣的痛感让他不禁倒吸一口凉气,操起旁边的砖头朝实验室人员的头部砸过去.
没有一点点防备.
Altair就得到了机会跳上了屋顶,毫无目标地逃亡着,他可以感觉到背部的衣服已经被大量的血染湿,眼前的物像开始模糊和重影,眼皮的沉重感让他感到一丝绝望,于是他跳了下去,确保周围没有追杀的人员后撞进一扇白色的门.
Ezio家.

||
这个家伙是提前发育的,他现在才16岁就有一对好看的肉角,当Ezio知道这个不速之客正遭遇些什么事,什么身份的时候,并没有惊恐万分,要把这个可能会牵扯到自己,让自己也被追杀的人给扔出去.
难以置信,他眼睛闪着星星,“Cool——!”
然而Altair已经累到睡去了,Ezio才发现对方是抱着自己的枕头睡着的.
“好吧,晚安Altair.”
这是Ezio唯一一个没有枕头的晚上.

|||
Ezio说他因为没有伴儿,只有自己一个人住,他说他希望Altair可以留下来.虽然Altair口头上答应,但Altair警惕心很高,他想过无数种关于Ezio是便衣实验室人员的可能性.他决定好了,如果哪天Ezio真的要把他供出去,他就把他杀掉.不过在那之前,他得要观察仔细,Ezio有没有关于这方面的动静.
Ezio丝毫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他第一时间就是把对方的头发剪短,Ezio是第一次帮别人剪头发,所以不小心把Altair耳边的一小撮毛发给剪没了,这让Altair耳边的头发看起来一边长一边短,Altair跳起来扬言要剪掉Ezio的小辫子,不过他的确这么做了,当然没有全部剪掉,一厘米都让Ezio心疼好久了.
“你个忘恩负义的人!”Ezio哭丧着脸揉着他的小辫子朝笑得放肆的人吼道.
“多谢夸奖.”

||||
Altair出门十分小心,不管做什么事,凡是外出,都得戴着白色的兜帽,Ezio在Altair每次出去都会跟着,即使是出去买一点东西吃.
“Ezio,其实你不必这样做.”在第N次跟着出去回来时,Altair终于有些忍不住了,他把饮料放下,环着手臂道:“买个饮料离家门只是几米.”
“几米?”
“大概12米左右.”
“如果小于12米我还可以接受,Altair.”Ezio抓起Altair的饮料吸了一口道.
“噢?除非家门前有一个饮料自动抽取机?我们这样反而会被嫌疑.”
“你下个星期就要上学了,我这段时间看严点也没关系.”Ezio又用力地吸了一口饮料.
“Well,好吧.”
“嘿,这我喝过的.”过了几秒,Altair好像想起些什么指着饮料瓶.
“好吧还给你.”Ezio在塞回去给他后,迅速地跑上楼.
当Altair还在疑惑Ezio的动作时吸了口饮料.
屁饮料.
一滴都没有.
“EZIO!!!!”
而Ezio以为他间接性接吻的小心思被发现了于是跳起来给Altair一个结实的拥抱.
“我错了.我不该——我不该那么——呃——变态的.”
“???”

|||||
在跟Ezio同居了两年后,Altair的确没发现Ezio有什么异常的动作,比如悄悄的通讯,房间里的秘密小黑板,衣柜刚调好的药剂——根本没有.地下室也没有,因为Altair趁Ezio出去的时候,已经仔仔细细地检查和摸索过了,至于过程,我还是不说为好.但即使是这样,Altair依然放不下警惕心.
他现在感到惊恐的是,镜子前的他长出了肉角,颜色并不是与其他人一样的肉色.他是灿烂的金色,连眼睛都是金色,流动的金色.
“Altair…?”Ezio抓着的牙刷啪地一声掉在了地上.
接着Altair就摔在了地上,在他醒来之后是第二天早上了.他发现旁边睡着的是Ezio.他看起来眼圈比较重,看来是一夜没合眼.
Altair抓起手机,他没有力气去浴室看镜子,他在手机里看到自己的眼睛的颜色是浅褐色的,角的颜色是肉色的.并没有什么金色.
“这或许是个梦.”但是周围一切发生的又是那么真实.
当他伸出手臂,手臂内侧那小小的金色斑点让他打了个激灵.
“摊上大事了,Altair.”他自言自语道.
他觉得自己得离开了,并想好了怎么跟Ezio道别,他怎么可能舍得.而且他现在也没有力气起身收拾东西.更何况,Ezio还没醒.
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没想到这样就惊醒了Ezio.
“Ezio.”
“早啊.Golden Altair.”Ezio伸了个懒腰,带着满脸的笑容看着他的同居伙伴.
“这名字真怪.”Altair皱了皱眉,给了Ezio一拳,在Ezio说他要起身给Altair做东西吃的时候被拽住了手腕.
“你介意你又恢复一个人住吗?”
Ezio听到这话后忍不住想跳起来给Altair一个爆栗.
“你从进我屋子的时候,我就已经决定不让你走了,不管发生什么.”Ezio难得厉声地说话,这让Altair愣了一下.
“Well,我不希望还有下次.也不要偷偷走.”
Ezio知道这个人走后,自己的生活会一团糟.
并不是家务活的问题.
而是另一种意义上的.
这是什么时候开始呢,Ezio也不清楚.
就如Altair也不知道这方面的事,一样.

||||||
Altair跟Ezio上同一所学校,Altair在角和眼睛的掩饰下看起来与正常发育者和晚发育者没有任何区别.只是在讨论到发情期这方面,见过Ezio吃他们专属的抑制药,但自己还没发情过,他也很担心在某一天忽然发情了怎么办.没有抑制药,必须得找人解决.
而这让Altair感到些许恐惧的事终于发生了.他一天早上起床,发现自己的眼睛再次变成了金色,他试图用其他颜色掩盖住,试了三四次终于成功,他只是觉得自己没有睡好,也的确,跟Ezio通宵打游戏,不打爆机绝对不睡觉.
而Ezio意料之中地起晚了.他拉着Altair的手腕冲出了家门一路狂奔,Altair的掩饰又失灵了一次,他废了好大力气才把这灿烂的金色盖住,更幸运的是周围没人.
以后不可以熬夜那么久了.Altair想.
看似又是平静的一天,但是到下午放学后,Ezio发现Altair没有像往常那样准时在校门口等他.
他不见了.
Altair他发誓这是他经历过最糟糕的一天,他刚醒来的时候还好,回到课室后他感到有一点热,于是他向别人借了小风扇,但这丝毫不起作用,中午睡觉宿舍有空调,然而一点作用都没有.在临放学前,有一股不知名的热浪打向全身,脸烫得不正常,于是跑去厕所,抬头看到镜子中的自己,掩饰的褐色已经褪下,取而代之的是灿烂的金色,他惊慌地从厕所外面的走廊跳出去,颤抖地戴上兜帽,抖着双腿穿过街道,用最快的速度冲回屋子,他感到下身有一点湿,全身该死的燥热感让他大口喘息起来,他无力地抓过电话,打给已经翻遍学校,急得要死的Ezio,他吐出仅仅是一个简短的句子让Ezio撒开腿用他最快的速度冲回了家.
“我或许…发情期到了…”

肉走链接xxx

二次声明

Well?

Orion.Pax:

这次我是以一个端正的态度来给大家道歉的,一、关于侵权的事再次给各位太太和太太们的粉丝表示歉意。这种事情以后不会再发生了!如果再次发生你们可以举报我,绝对不会记恨大家的。

二、我为我怼了各位的事情感到抱歉,但是能注意一下你们过激的言论吗?!无意冒犯,只是这些言论太伤人了!我没有别的意思!!!

话说这以后啊,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我也不想再搞事情了,把事情闹大了对谁都没有好处,对不对!

所以这个事情就这样了结了,ok?!

#关于我挂人.#

我知道我说话的语气是很冲,挡不住那种,那很抱—歉.

我挂人为的不是什么,由此至终怼您的人只有我一个人,其他人都是为了您好,好心提醒.

您向被您盗图的太太们诚恳道歉的态度很棒,但是您所谓认知的【怼你的人】是在真的怼您吗?
他们很委屈耶.好心提醒莫名其妙被人怼.
真正被伤害到的人不止是太太们.

well,well.如果我还有言辞错误,如果我还有冒犯您的地方,我来道歉.成?:)

我人身攻击?:)
好的哦我是大坏银.

忍不住笑了起来。放肆大笑那种。

挂人挂人x

☆☆☆☆☆
挂人链接在评论!
挂人链接在评论!
挂人链接在评论!

这个博主第一次侵权没关系,但是一而再再而三地侵权就很过分了.而且大伙儿一开始劝说态度都很温和,反而被博主说找茬.
希望这位博主以后可以好好改正.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他向曾经怼过的人道个歉.:)
大家点点蓝手吧( ´•౪•`)

以眼泪,以沉默

#拜伦的诗句真的很美啊先赞美赞美w
#拟人注意!
#普通蓝星青年!普通蓝星青年!校园AU
#背景为不能好好接纳同性恋的一个城市
#措不及防,措不及防,措不及防【不过看标题都…】
#如果我有哪里写得不好的或者出了错误的请指出来,我会好好改的!万分感谢!!w

        If I should see you,after long year.
  若我会见到你,事隔经年。

  How should I greet, with tears, with silence.
  我如何贺你,以眼泪,以沉默。

             ——GeorgeGordon Byron
                  乔治-乔登-拜伦《春逝》

那么久.

那么久之前.

————————————

“你不介意的话,做我的情人吧.”
彼此的心跳声是那么清晰.
“答案不是很明确了吗.”
彼此的笑容也是那么明亮.

“早安.”
即使是问安都可以做到最暧昧,贴着对方温暖的脸颊附上一个吻,两人恋恋不舍地窝在被窝里不愿起来,头发乱得像个鸡窝似的.
啊是谁,让我变成这样的——?
“你啊.”

食堂有他们俩的身影,课室有他们俩的身影,操场有他们俩的身影,楼顶有他们的身影…哪里,哪里都有他们两个,形影不离,黏在一起,当同学们问起,他们会回答“我们当然是好兄弟.”

天知道他们多想说他们是情侣.

他们总是躲在体育器械室里偷偷地接吻,让人害羞的水声和逐渐上升的温度,两片柔软的嘴唇贴在一起让人无比留恋的触感,以及半眯着眼睛带着笑意看着对方.恨不得永远沉溺在这一片温柔的汪洋之中,久久不肯分离.
“不管接吻多少次,你都是这样.”
“这只会让我更加爱你.”

他们逃过课,也一起挨过训,被罚跑操场20圈,累得两条腿怎么样也站不起来,在无聊的课上打瞌睡不知多少次,班主任尖锐责骂声就像是两把刀子深深插入他们的耳朵.

但这有什么关系呢,只要他们在一起,什么都可以过去的.

他们开着摩托车提着野餐篮,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乱跑,他们带着行李箱,浪遍他们国家的每一个角落,他们举起酒杯,一饮而尽,他们还发酒疯揪着对方的脸笑个不停还被朗姆抹得乱七八糟.

他们唯一温暖的小屋就是他们同居的宿舍,他们可以干任何事,可以抛下一切,窄小的屋子里就只有他们两个,但这一切就是他们的全世界.他们缠绵,接吻,牵手,一起打游戏,一起发呆,一起煮饭——虽然他们煮的都是泡面.不得不说房子还漏水,隔音效果极差,墙皮还经常脱落.

但这有什么关系呢,只要他们在一起,什么都会变得美好起来.

只要他们还没到该娶人的时候.

他们完成学业,依然在一起,他们共同庆祝他们在一起的几周年,然而父母只觉得他们只是好得不得了的兄弟,他们被姑娘们环绕,被姑娘们搭讪,他们开始有了事业,这些都不会减少彼此的爱意.

他们终于做好准备,鼓起勇气,把爱人拉到父母面前,坚定地开口.
“这是我的情人——”

“如果你跟他在一起,我们死都不会安宁!”
“你的情人是个男的啊!”

他们怎么知道会有一天,他们必须分离.
他们也不敢想,会有这一天的出现.
他们尝试过固执,以失败告终.
他们尝试过固执,被嘲讽淹没.
他们想过逃离到好远好远,他们无论如何都要在一起.

“Your future.”
“You are my future!”
……
“Have you really thought about your future?”

他们颤抖地抓住对方的手,在这个寒冷的冬天给彼此最后的温暖,他们像曾经那样呢喃着爱语,他们像曾经那样去他们最喜欢去的地方.
到了12点整,他们像曾经那样亲吻.到最后他们尝到的是眼泪的味道,流入了口里,坠入了心里,灼烧着他,侵蚀着他.

“这是我们共同迎接的第几个12点整了?”
“我只知道,这是我们迎接过那么多的最后一个.”

他们就这样离开了,好久好久.

————————————
他们抱怨世界太小.
他们抱怨时间的飞逝.

抱着各自的孩子,在人群中发现你,久久地不肯离开,来来往往的人群与自己格格不入,仿佛这两个人被点了暂停那样.

“Mega.”

“Prime.”

他们多想唤出尘封已久的爱称!
他们从未忘记过.

但是这一切是从好久,好久之前发生的了.
就像他们好久,好久之后见面的那样.

以眼泪.
时间永远不会停下脚步,他们没入来来往往,匆匆忙忙的人群之中.

好久没有流过眼泪的他们,眼眶开始湿润.

“以眼泪.”

他们到最后都没有唤出对彼此的爱称.他们选择的是深深地,深深地没入人群当中.没有太多的言语.甚至他们曾经还擦肩而过.

“以沉默.”

这是个很长,很长的故事.
我们从很久很久以前说起,
再到很久很久以后结束.

“我们的爱情,还盘踞在彼此的心底,从未离去.”

各位亲爱的/这里弧两天回来干你们的点梗/

已100粉!!quq
大家有什么想看的梗吗请小窗我w/